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珲 > 嗨,未来的孩子们!

嗨,未来的孩子们!

早晨发了一条微博,激起千层浪。击中了很多人心头的痛与纠结。

写这条微博起因简单。办公室在建外SOHO一带,每天早晨上班,都要经过西区一家幼儿园,一家在建中的小学校。

幼儿园挨着马路。透过二层楼高的白色铁丝网,看得见可爱的孩子们在园子里跟小山羊玩。早前,我对出现在CBD的这家幼儿园格外欣喜。想象着有一天把孩子送到这里,上班送,下班接,方便之极。当然,它很贵,名额已满至2013年。

到为女儿选幼儿园的时候,我认真地想了想自己对女儿的培养目标。有4条:热爱运动,热爱艺术,热爱自然,对他人信任。有人质疑,要求太高。其实,我不用要求她,给她实现和感受的条件就好。这才因此认识到:这间CBD热门幼儿园不能选:因为它的室外活动空地巴掌点大,无法奔跑,也晒不到什么太阳!

转过街角对面即是小学校。留心看布局,操场也很小。北面一栋高耸的黑色写字楼,紧贴校舍。想到孩子坐在里面,抬眼高楼逼仄,那一定压抑和局促……

国家规定,办学必须软硬件达标。它们既然能被批准下来,说明我十二万分看中的足够大的户外活动空地,根本不在规定之列。又或者根本不重要?不然,何以有那么多孩子被送进那家幼儿园?

这是微博所写内容:上个月同学带女儿来治病,是脊柱侧弯,是运动量过小肌肉无力造成。听这个六年级的小学生说,大家课间奔跑打打闹闹都是要被老师骂的,老师就是要让大家老实、乖乖地呆在教室里。教育是国家意识的直接反映,但我们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?

小姑娘是上海人。网友留言证实,此类情况相当普遍,有学校还有限跑令、核查小组。不安全的体育设施——单双杠、跳马都被拆除。午间、课间,学生们被迫在教室呆着,一旦违规,家长还会被叫到学校。

童年课间时的人声鼎沸,似乎仍在我的耳畔。而短短20几年,生活富裕了,按说观念也在进步,怎么会有倒退般的演变,情感上实难接受!但社会环境的巨变,令这些举措背后有着更为深刻的原因。是谁让我们的孩子抿灭天性、羊羔般孱弱,这帐岂能单单算在学校头上。教育体制以成绩为重饱受诟病,但又有哪个家长敢于违逆?身心健康重要,但我们这些惟恐孩子受伤、容忍不了意外的家长又何其焦虑。我们也在无意识中做着帮凶。毕竟我们只有一个孩子。

但如果只有一个孩子,我们就不该一方面把责任都寄放在学校身上,一方面容忍奇怪的规定、容忍设施不当的校舍照常存在。我们选择了容忍,却把深层的焦虑统统转驾到老师身上。难堪重负的老师们,更会不自觉地找到最脆弱的出口——我们的孩子。

是谁制造了这个怪圈,并将我们自己陷入怪圈?想求心安的富人们,为了孩子,选择移民。可是,他们又何尝不是在拿自己的人生和家庭冒险(见《心理月刊》12月号P98的移民报道)。留在这里的我们,如何消化这层层套叠的焦虑,打破怪圈?

2011年即将过去。留在2011年记忆里的大事一桩又一桩:日本海啸+核泄漏、本拉登被击毙、郭美美事件、高铁事故、希腊债务危机、威廉王子大婚、IPAD2与乔布斯、卡扎菲死去……桩桩件件挑动着我们的神经,但其实,比这些大事件更有贴肤之感的,全是我们个人生活里那些真实而具体的喜怒衰乐。那是我们更好生活的权利所在,更好生活的责任所在。马上要进入2012年,有人在问,2012年我们还有没有未来。其实,我的目光不在于此,我在想,我们要给我们的孩子一个什么样的未来?因为他们的成长,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未来。

推荐 17